关注凤仪续元网微博:
网站首页 > 国外 > 北大原副校长:中国是架大飞机 起飞可能比别人长

北大原副校长:中国是架大飞机 起飞可能比别人长

2019-08-13 12:55:15 来源:凤仪续元网 作者:匿名 阅读:1412次

在“起飞”以前,经济的增长速度是很慢的,之后有一个很高、很快的经济增长速度,然后又逐渐放慢,到了最后的时候,它这个经济增长速度又会逐渐放慢。那么,人们最早的需求是寻求生存,吃饱饭很重要;然后就要满足物质生活,满足物质生活又是由低端逐渐高端;当物质生活逐渐满足以后,就要追求生活质量,然后就逐渐进入了一个现代经济或者发达经济的阶段。

央视财经《中国经济大讲堂》特邀知名经济学家、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海闻为您深度解读。

中国是一架大飞机,我们“起飞”的过程可能需要比别人更长,一旦“起飞”,相信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完成。但我觉得中国还不是一架飞机,中国实际上是一个机群。我们有几架飞机已经飞到了快要接近发达国家了,像沿海一带;但是有些飞机刚刚开始“起飞”。所以这是“起飞”当中的中国机群,特别对于年轻人来讲,中国还是有很多机会的,中国的经济仍然会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。

中国从什么时候“起飞”呢?中国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“起飞”的。1978年,中国改革开放,但是改革开放的初级阶段,上世纪80年代首先对人民公社进行了改革,然后对民营企业、个体经济进行了放松。所以说,上世纪80年代经济增长还不算“起飞”,它是恢复过去被破坏的机制。这个阶段虽然经济增长很快,但它不是一个根本的变化。中国的“起飞”从什么时候开始呢?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。有几个特征:第一,中国工业发展越来越快,大量引进制造业,同时农民进城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。英国工业革命的时候,它有两个特点:叫工业化和城镇化同时进行。纺织工业发展的时候产生了所谓的“羊吃人”,“羊吃人”的意思就是说,为了要养羊把大量的农民从土地里面赶出来,最后变成了工人。所以,当中国在工业化的过程当中、加速工业化过程当中,这时候农业就相对地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。因为它的劳动生产率原来没有比较,大家都在农村里从事农业,当工业部门起来以后,劳动生产率更高,工资更高,更多的人就被吸引到城里来了,所以农民工就开始大量进城,这才是中国经济“起飞”的开始。

据悉,这是中国第一夫人首次亮相阅兵仪式。在现场,习近平身着中山装,彭丽媛则以一袭红裙亮相,美丽大方。在迎接外宾时,彭丽媛使用了英文:“Thiswayplease”。

经济“起飞”阶段有两个特征:第一,速度很快;第二,有结构的变化。一个是产业结构的变化,在“起飞”开始的时候,基本上是以农业为主,然后制造业为主,然后又变成了服务业为主。到“起飞”结束的时候,基本上这个国家的服务业要占到百分之六七十,才算是进入了现代经济阶段。中国现在服务业刚刚过50%,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我们在产业结构上还有距离,还没有完成“起飞”所需要的结构变化。另一个是社会结构的变化,在“起飞”刚开始的时候,大部分人口是住在农村的,然后开始向城里移民。到了“起飞”结束的时候,90%以上的人口是居住在城镇的。

二、中国经济如何“起飞”?

“运河沿岸各个地域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景色,如果把运河比喻成一条项链,那么这些文物古迹就是一颗颗璀璨的珍珠,只有把这些珍珠串起来,才能从整体上呈现运河文化。”聊城大学运河研究院院长李泉说。

高清图集:嫦娥四号探测器传回世界首张近距离拍摄的月背影像图像

从1978年改革开放,到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再到全面深化改革,中国经济逐步实现了从传统经济向现代经济的伟大跨越。改革开放40年来,我们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大国,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并不断向发达国家行列迈进。如今,经济增速放缓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特殊时期。我们该如何实现跨越,迈向新的高度?

四、在“起飞”过程中经济增速还重要吗?

一、为什么说经济发展就像飞机“起飞”?

5.2010年,任润厚利用担任潞安集团董事长、潞安环能公司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,指使郭某向时任潞安环能公司王庄煤矿矿长肖某索要25万元,用于任润厚竞选山西省副省长贿选支出。以上25万元先由肖某和时任王庄煤矿副矿长贾某某出资垫付,后经肖某个人决定,通过虚增奖金方式套取王庄煤矿公款25万元返还肖某、贾某。任润厚对肖某套取公款过程不知情。

叶文贵生前一直对吴晓波在其名著《大败局》中一段描述自己的文字耿耿于怀,认为这段有关“失败者”的评价对他“很不公正”。

中国是一个转型中国家,还处在改革之中,这是一个仍然有别于其它国家的特点。美国有个经济学家叫罗斯托,他描述说,一个国家在历史上有两个大的阶段:一个是传统经济,一个是现代经济。传统经济基本上是以自然资源为基础的经济,自然资源丰富决定国家发达的程度,尤其是农业资源,在当时非常重要。可以想像,我们几千年都是这种传统经济一直到工业革命以后,几千年基本上都是靠土地、靠森林、靠海洋的。那么,什么叫现代经济?现代经济就是不完全靠自然资源,也不是说不要自然资源,而是更多地靠科学技术。比如新加坡、日本、北欧的一些国家,它们的农业资源很少,但可以很发达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将来,将来农业可以不靠土地,现在完全有这种科技手段。历史上也是这样的,工业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分界线,在工业革命以前,人们基本上就是靠自然条件。但工业革命以后,一些国家发生了巨变,这个发展速度是过去几千年都不能比的,这是一个人类的突变。

吴子嘉在中天政论节目《新闻龙卷风》点出,针对2020“大选”,从民调来看,民进党属落后段,即使赖清德出马选2020,也不一定会赢,他和蔡英文的民调只差距5%到7%。吴子嘉甚至预测,民进党2020区域“立委”的席次恐腰斩。

另一方面,分工如果越来越细,国内生产总值也会增长。特别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、从农村经济到城镇经济的时候,一方面,市场化程度加深,另一方面,分工越来越细。比如到市场上去买菜,你买一堆菜脏兮兮的,比如这是五毛钱一斤菜买回来的,买回来还要洗,洗完以后才能做着吃,这个就是全过程。现在到超市去买菜,人家帮你洗干净,那就不再是五毛钱了,就变成了一块钱一斤了,那么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五毛钱。现在更方便了,想买菜,打个电话去都不用去,人家就送上门了,但送上门价钱就变一块二了。城市的经济分工越来越细,随着社会的分工,本来需要自己干的活,现在别人都分工干了。所以,这就使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不少,它不需要有新的资源,不需要有新的高科技。它通过分工的深入,国内生产总值要增长,这个变化大部分发生在从一个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换的过程当中。欧美国家为什么没有这些东西?因为它已经分工很完善了,市场化也很完善了,所以它们在这一部分的增长就不太多了。因此,大家不用太担心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太快,是不是过热?不一定。我国这个历史阶段,它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比较快,除了它必要的动力以外,还有一些额外的、特殊的历史阶段所产生的国内生产总值。当然,我们更注重的不是这些东西,更注重的是要增加就业机会,能够吸纳从农村里转移出来的劳动力。

海闻在《中国经济大讲堂》指出,中国是一架大飞机,“起飞”的过程可能需要比别人更长,一旦“起飞”,相信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完成。中国经济仍然会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。海闻分别从四个方面进行了分析。

2003年10月16日6时23分,杨利伟驾乘神舟五号飞船,用21小时23分钟环绕地球飞行14圈、近60万公里,在人类“走出地球摇篮”的漫漫征途刻下了属于中国人的数字。时隔短短两年,费俊龙、聂海胜执行危险性及难度系数均高出很多的神六任务,实现了载人航天飞行从“一人一天”到“多人多天”的重大跨越;

以更加坚定的决心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、推动全面深化改革,这是时代赋予党的十九大后首次全国两会的历史使命。

三亚是每年春节最热门目的地之一。春节前一周,北京、上海等主要出发城市飞三亚的经济舱机票基本售罄,只剩下头等舱和公务舱。但在春节长假后半段,飞往三亚的票价跌幅超过70%。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,2月19日从北京出发至三亚的机票420元,仅为1.6折;2月21日至3月30日,均有最低1.4折的北京飞三亚特价机票。

罗斯托把这个比喻成飞机,他说飞机有两种状况:一个在地上,要么停着,要么在地上滑行,要么就在空中。当然从地上到空中,中间有一个突变过程,就是起飞。一个国家或迟或早都会“起飞”,在这以前,必须具备什么样条件才能“起飞”呢?可以看到,最早“起飞”的是欧美国家,战后“起飞”的主要是东亚和南美。我们可以看到韩国跟中国大陆的经济是非常相似的,农业为主,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一百多美元。在上世纪60年代以后,就发生了突变,上世纪60年代开始它们当然就开始引进外资,搞经济特区,然后出口贸易拉动。然后上世纪60年代、70年代、80年代到90年代,通过将近40年的变化,它们都进入了新兴的工业经济,不再是一个发展中的经济。

李卓君说,这两年,医院为他专门开辟了应急救助,社区干部时常来家里关注他的近况,他感受到越来越多社会的温暖,因此他更希望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文案、美工,为义工团队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海闻,北京大学原副校长、现任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、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。他是改革开放后最早出国的一批留学生,也是最早“海归”的经济学家之一。多年来,他致力于国际经济学、发展经济学等领域的研究,他始终站在教学第一线,开设了经济学课程,创办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,又在2017年创建了汇丰商学院英国校区,把教学科研平台搭到了现代经济学的发源地。

三、中国经济什么时候才能完成“起飞”?

在“起飞”的阶段当中,一方面,经济增长速度仍然会很快。现在有人说国内生产总值不重要,这是不正确的,尽管国内生产总值有缺陷,但不能说不重要。因为国内生产总值它意味着就业机会,如果国内生产总值太低,就没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。另外,在这个阶段当中,国内生产总值想低都不可能,为什么呢?我再举两个例子,以前我们当农民时候,是自己村里杀猪。随着中国的市场化和城镇化的进步以后,首先,大部分人已经开始不当农民了,即便是当农民,现在也不自己杀猪了,他把猪卖了然后去买肉。从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来讲,原来并不是说没有消费这一头猪,但是这头猪是没有记在国内生产总值里面的。但是,现在通过市场化、城镇化的程度以后,把这头猪卖到了屠宰场,这就进入到国内生产总值里面,然后他当然买肉吃。这就把原来没有统计进去的国内生产总值被统计出来了,所以当然就会增长快,这是一个情况。

缅甸是第三个购买枭龙战斗机的国家,除了巴基斯坦和缅甸之外非洲的尼日利亚也订购了3架枭龙战斗机,而据巴基斯坦媒体报道目前马来西亚,伊朗和埃及也对巴基斯坦的JF-17Block3非常感兴趣,被视为未来“枭龙”的潜在的买家之一。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将看到更多国家装备枭龙,届时国外的“最强买家秀”还会不断刷新。希望到时候,亲们别忘记得给成飞和巴基斯坦的枭龙一个好评哦!

随后记者来到新街口,这里各色单车随处可见,不过停放秩序就不如河西了。在正洪广场附近、全民健身中心附近、华侨路上,不少单车随意停在慢车道上,或是人行道里侧的不规范区域。更有甚者把车锁在公共自行车桩的位置,让使用公共自行车的市民少了一个停车位置。

《韩国日报》报道称,以此次海域划界谈判为契机,包括中国渔船非法捕捞在内,韩中尖锐对立的海洋专属经济区划界问题将进入正式解决阶段。

滥用手中的权力,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都要承担相应的代价。客观地看,没有池文的举报,上司的落马可能还要来得更晚一些,但这也同样不能改变他视法律如无物的现实,不能成为他游离于法律之外的理由。

王毅指出,今年是中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暨中意政府委员会成立15周年。15年来,中意关系不断迈向新高度,务实合作取得令人瞩目成绩。双方相互信任扎实稳固,务实合作始终走在中国同欧盟国家关系前列。两国贸易额稳步提升,双向投资快速增长,财政金融合作基础良好。共建“一带一路”方兴未艾,意方提出的在海上、陆地、航空、航天、文化五个方面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设想正逐步实现,有关早期收获让中意合作再谱新篇。

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,创建生态省,打造“绿色浙江”;

SF互动传媒网

最新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凤仪续元网立场无关。凤仪续元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凤仪续元网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